• 丝袜大魔王24-背叛

    时间:2019-12-21 19:55:20

    丝袜大魔王24-背叛

    (作者︰Alpha Wing)



    「哦哦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这样子插的话……哦……受不了……」



    「嗯……明明……琴乃的腰扭得这幺厉害……不行……哦……又要去了……噢噢噢!!!」



    穿着性感睡衣和内衣丝袜的少女,压在另一位穿着护士服的美女身上。两人的身体,以一根三十公分长的硅胶阳具相连。阳具的两端都戳在两位美女湿透了的淫穴中。虽然是女性之间的性交,但激烈程度不下男性对女性的交沟,反而因为是同性,步调更容易配合。转眼间,两人又再进入高潮的状态,淫水自然在阳具与阴道之间流个不停。但两人毫无暂时的意慾,腰部继续扭个不停,两双魔乳左摇右摆,极为诱人。也彷彿认为对方叫得太大声,便用嘴唇贴上去封住对方呻吟不停的樱唇。

     





    「唔唔唔……啊……要……要去了…」



    「哦哦……那幺…我们一起………噢噢噢!!!」一干激烈的腰部摇动,两人都进入性高潮之中。两人的身体都停留在莫名的性兴奋之中,本来经过个多小时的性交,两人都应该感到疲倦才对,不过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

    「接下来……不要用假阳具了。」我尝试从琴乃身上拔出硅胶阳具。



    「吓?人家被插得好爽呢∼∼」琴乃似乎想拒绝,不断用手压着阳具,不让它离开自己的身体。我倒是十分喜欢她现在既羞涩又可爱的模样,变成性奴之后,身体变得老实多了。可是那的确不是一根直正的阳具,我不想满足她的,就只有一根硅胶而已。



    「不行……要听主人的说话,放心,主人会让妳爽的。」琴乃这才无可奈可的让我抽出阳具。整根阳具被汙成粘粘湿湿的,掉在床上时还汙出一大片水渍。我把琴乃的双脚擘开,以自己的双脚叉在其中,两双穿着丝袜的美腿成交叉的相叠,两片白净粉嫩的阴户便在双腿的交叉点中间相会。



    「哦哦∼∼这样子磨……也很舒服呢……喔……」在彼此的阴户磨擦下,琴乃又再发出动听的呻吟声。比起互相用阳具抽插,这种方式的满足感实在不算大,但湿润的阴户之间转来暖气和湿气,并慢慢的漫延全身,也确实是另一种体验。

     





    「唔唔……啜……唔……琴乃的脚……好好吃……啧……虽然有汗味……嗯……但是很香甜。」这姿势还有一种好处,就是可以好好的玩弄对方的丝袜脚。虽然变成女性,但我对丝袜的爱,一点都没有减少。琴乃的脚是极品之中的极品,配上纯洁无瑕的白色开裆丝袜,实在是完美。大概是做爱久了,琴乃的脚上也能舔出淡淡的香汗味道。



      至于琴乃,也把我穿着粉红色吊带丝袜的脚吃得津津有味,连脚趾都舔得十分细腻,以她的舌头享受丝袜的幼滑。大家当然也不是单纯的舔脚,也会捉着对方的脚借力,来磨擦下体。想想琴乃之前还是个会说「H是不行的」的女孩,现在就在做爱的过程中变得这幺主动,真的觉得不可思义。又或者是,她根本一直渴望做这种色情的事,「性奴化」的魔法只是让她从道德的枷锁中解放出来而已。



      突然一阵巨响,接着就是无数的玻璃碎片飞溅到地上,还有,连同一个金髮少女。



    「哎呀呀呀……好痛……似乎飞得有点快了……」金髮少女一边按摩着自己的屁股,一面站起身来。

     



     

    「姬丝汀!!」我和琴乃同时叫出同一个名字。



    「那个……不好意思,我被路西法追杀中,可以到这里暂避一下吗?」



    「妳不是路西法的亲卫队吗?怎幺反而会被追杀?」



    「唉……把己方的情报洩漏,对敌人手下留情,路西法还不至于大方到宽容这样的部下吧。」姬丝汀这当然是指着自己说的。



    「手下留情?」琴乃似乎有点疑惑



    「妳们怎幺可能会忘记?!当晚妳们都只顾爽,爱樱力竭的时候,要不是我把妳们都带走,恐怕妳们都要在警署里了。」



    「原来是妳把我们救走……那…那幺雪奈呢?我们怎幺都没见过她?」我追着问。



    「她……的身体已经没得救了……」姬丝汀说到这里,脸上露出极难过的表情。艾露丝也看不出有丝毫的装假。「总之,我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,妳们要收留我。」



    「就算是妳救了我们,怎幺说妳也是路西法的使魔,天知道妳会不会是过来作间谍的……」琴乃说得斩钉截铁的,一点不符合她现在的护士服形象。



    「好吧。」我截断了琴乃的说话,答应了姬丝汀。「雪奈说过,希望妳回来。不过也不是没条件的,告诉我们,路西法的情报吧。」



    「路西法……啊!!」姬丝汀突然大叫起来。「我来这里的时候,遇见过艾露丝。她还跟另一个使魔人形打起来了。」



    「甚幺?妳怎幺到现在才说。」我吩咐琴乃马上变身去帮忙,毕竟我的魔力因之前在囚室的事,已经消耗净尽,现在能够战斗的,只有琴乃了。不料,我们才走出门口,天空突然出了异象。



      从乌黑的云中,可以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影像。影像中,一名粉红色头髮的少女被数十条触手在侵犯,贴身的衣物就只有破烂不堪的战斗服和白色丝袜。影像虽然是半透明,但还挺清晰,可能看到被触手入侵的肛门和阴道呈现着深胭红色,是身体被过度性交后的证明。少女的口中断断续续发出喘气和呻吟声,目光已经有点呆滞。街上的人似乎看不见这情景,只有我们三个在惊讶。

     





    「艾露丝!!」琴乃对住影像中的少女大叫,不过理所当然,艾露丝没有回应她,口中只仍旧发出喃喃的呻吟声。影像的範围渐渐拉开,这才看到艾露丝被綑在一根木柱上。柱下被过百只的狼人使魔包围,站在前头的,是路西法。



    「让拥有天使长身体的人过来富士山吧,否则就把妳们的同伴被干坏。」就只留下这句话,影像就消失了。大概是不想多留情报给我们,这样也好,至少不要让琴乃和见艾露丝的样子而崩溃。



    「想不到艾露丝会落在牠们手中,这下真麻烦。」我不禁暗暗的概叹。



    「爱樱!!」


    「我知道,我也想立即救艾露丝回来。但是这分明就是陷阱。而且,我也没有魔力了,单凭妳一个人,怎能对抗这幺多敌人?」



    「难道妳要见死不救吗?!」琴乃突然对我呼喝起来,性奴对主人有这样的态度,是极不寻常的。大概是她心底真的很紧张艾露丝。



    「不是不救,首先要拟定好计划吧。」我这时把目光投向姬丝汀。要是她不把情报吐出来,就不可能会有甚幺计划吧。



    「怎幺用这样的眼光望我,我告诉妳们,就算我投靠妳们,也不代表我要与路西法为敌的。这太恐怖了……」这是姬丝汀给予我们的回应。



    「那至少告诉我们,为甚幺路西法要执着于我?牠的目的是甚幺?」



    「嗯……」姬丝汀思想了一会,接着回答︰「我应该说过吧,路西法的目的是把所有男人变成使魔,然后女人就成为牠们的性玩具,这是牠所希望建构的国度。」



    「这太疯狂了吧,对牠有甚幺好处?」



    「那还用说,大量使魔侵犯人类的女性,牠便能吸收永限量的淫念,转化成魔力。要说疯狂的话,还不如说这对使魔来说,可是乐园一般的世界。何况,妳之前不也是用黑魔法来建造一个丝袜女性王国吗?这跟路西法所做的,分别只是在程度上而已。」



    「…………」被姬丝汀这样一说,我也感到无地自容。身旁的琴乃用奇怪的目光望着我。我立即转换话题︰「但这不是想做就做得到的事情吧,把人变成使魔,而且不是一个半个,而是几百万的人类,有可能做得到吗?」



    「对,这的确是路西法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情。」姬丝汀稍为停盹了一下,接着说︰「但如果有妳帮忙的话就不同了。之前已经测试过,首先在妳身上下咒,吸引男人侵犯妳,由妳成为淫念的媒体。虽然不知道妳吸收了多少男人的淫念,但几日之间,肯定不会太多。虽然如此,还是产生了强大无比的魔力。葛蕾莎的身体果然不像人类般受很多限制,魔力能够大量积蓄。所以妳的话,或许会有机会发动把男人变成使魔的终极魔法。」



    「葛蕾莎?」我问。



    「就是天使长的名字。你们难道不知道?」被姬丝汀这样说,我这才发现从来没听过有关这身体的事。



    「那……那为什幺路西法一开始要把身体让给我?牠用葛蕾莎的身体不就可以做到想要的事情了吗?」



    「过强大的魔力会暴走,所以路西法不会以身犯险。」姬丝汀所说的,我已经亲身体验过了,雪奈也是因此而被葬送的。



    「那幺,牠认为用艾露丝威胁我,我就会答应牠?」我想就算是艾露丝宁愿自杀也不会看到这样的结局。就算她最后能得救,也不会感到高兴。



    「「性奴化」……」在旁的琴乃一直在聆听,这时也开声了。



    「对,路西法就是想把爱樱「性奴化」。」姬丝汀回应琴乃。的确,这是最直接的方法,路西法只要把我变成牠的性奴,那幺无论多幺危险和不合理的事,我都会顺从了。事实上,回想一开始我跟牠交换身体以后,牠就立即想把我变成牠的性奴,幸亏琴乃当时救了我。



      突然有种世界围着自己来转的感觉。做魔王的时候,靠黑魔法可以只手遮天,连魔法天使也是自己的手下败将。就算灵魂被换入现时的驱壳,原来也是改变人类未来的关键。现在让如何事好?理性上的决定其实很容易,放弃沙织,跟琴乃和姬丝汀躲起来,不但能活命,路西法的计划也无法实行。可是沙织她……偏偏这时想起她的笑容,跟她亲密时的感觉,还有学园时偷望她的心情。沈默了许久,我终于作出了决定。



    「路西法有甚幺弱点吗?」我问姬丝汀。



    「嗯……以牠现时的魔力来说,应该还未到完全的地步,但肯定能够轻易击倒妳们。」姬丝汀给了很中肯的回答。看她不似说谎或隐瞒。



    「那要首先停止牠再吸收人类的淫念,然后只能智取,不能力敌。计划大概想好了,就这样……」我向琴乃和姬丝汀说出我的提议,大家都不禁苦笑是危险万分的方法,不过都只能去行了。



      自从交换身体后,便再也没有用魔王的身份向外界发表任何命令。事实上,大多数女性也按规定穿短裙和丝袜外出,毫不掩饰地暴露自己的身材,所以也无需再作任何公布。碰巧路西法又召出使魔四处搜捕女性,让人们仍有错觉,以为魔王仍然存在,这样的影响力,是时候发挥作用了。当日的中午,我以魔王名义寄出了一段短片给电视台,让他们在午间新闻的时段播放,各界纷纷的紧张起来。



      影片开始,露娜被人以龟绑的方式綑起来,口中含着球型口塞。战斗服也只剩下裙子和白色长袜。一个男人在她身后用按摩棒抽插着她的私处,使其流出不少淫水。男人带着纸袋面罩,是大家所熟悉的魔王。随着露娜发出的阵阵呻吟声,魔王便开声了。当然,是经过特别处理的声音。

     





    「正如大家所见,魔法天使也成为我的性奴了。世界已经再没有能阻碍我的人。为了庆祝,我决定于三天后把我现今为止的性奴都送给大家享用。为了保证大家会尊重我的女人,我命令所有男人要彻底的禁慾,直至三天后把精液都内射在我安排的女人体内。」魔王说到这里,便暂停一下,镜头随即转去他身旁的几十位美人身上。她们各穿着不同的情趣内衣或制服,诱人的身段和外貌都是任何男人所无法抗拒的。不少观众看到此,便举旗致敬了。



    「放心吧,为了让大家能不用那幺难受,这三天内,我特準女性能够穿着朴素的衣服。如果大家还看到任何人穿着丝袜和短裙,就请狠狠的把丝袜撕破吧。这命令,由现在,马上执行!!」影片到了这里便结束。



      这是我和琴乃刚刚拍成的影短片,片中的魔王当时不是我,是那个把我强姦了的损友慎吾,我让姬丝汀控了他的身体。拍片的目的很明显,就是要停止人们再穿上任何由「魔丝蚕」所造成的丝袜,并且停止性交,以中断路西法再吸收任何魔力。最初从姬丝汀口中得知,路西法已经在城市中设了结界,吸收任何人所发出的淫念时,深深感到牠真的神通广大。不过想出破解计策的我,也算是不遑多让吧。



      计策似乎比相像中凑效,电视台的职员竟然立即就把美女新闻报导员的肉丝给撕个稀巴烂。我从窗户观看,也看到有男人在街上努力的撕破女人的丝袜,由中学生至熟女都不放过。那是当然吧,男人对撕破丝袜这种行为,真的有说不出的爱。唯一遗憾的是,自己以前亲手建立的丝袜王国,就要由自己毁之一旦。

     





      接着,就是面临决战的时刻。变身后的琴乃,带着我连同姬丝汀迅速飞往富士山山脚。从这里看着宏大的富士山,似乎没甚幺异样,但我们都确实的感觉到有不寻常的气氛。是结界。再走近山腰,恐怕就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了。

     





    「我就陪妳们到这里好了,再接近的话,路西法一定会把我捉回去。」姬丝汀说。我点了点头,默许她离开。接着露娜在我耳边说话。



    「妳认为姬丝汀真的会帮助我们吗?」



    「不知道。我们也只有照计划行事吧,露娜。」露娜也对我的回答心存疑惑。确实,我们的计划都是建基在姬丝汀的情报之上,如果有甚幺错误,也绝对会全军覆没。另一方面,她突然出现在我们身边,提供情报,当下又溜之大吉,也难怪露娜会怀疑。纵然风险巨大,但也只有赌一把了,露娜照原定的计划,负责埋伏起来。



      我独个儿走上富士山,行到大约山腰的位置,景色便变得灰暗,眼前更出现一座浮于空中的巨石,应该就是路西法藏身的地方。果然是因为结界,所以外面才看不见如此巨大的浮石。我还感觉到瘴气,当然是有催淫作用,下体和乳头,不禁变得痕痕痒痒的。但是我知道绝不能去碰身体的性感带的,不然很快就会堕入淫慾里。我正发愁怎样上去时,来「迎接」我的僕人来了,是两只长着翅膀的使魔人形。但他们似乎不怎幺怜香惜玉,一过来就强行把我的上衣和短裤扯破,当然,内裤和胸围也不例外。



    「噢∼∼不愧是葛蕾莎的身体呢,好美」

    「叽叽叽叽……对呢,真想现在就跟她打一炮。」使魔人形用淫邪的眼神窥视我的身体。



    「别乱来,我口里含了剧毒的胶囊,要是我咬破它的话,路西法就只能得到我的尸体了。」我毫不退让地说。两只使魔人形立即露出惊讶的表情,果然,姬丝汀说得对,路西法是要得到我的身体。



    「嘻嘻嘻……跟妳说笑而已,陛下已经下令要把妳完整的带回去让牠品嚐,只不过,妳的衣服太随便了,得先换上我们所预备的礼服。」接着其中一只使魔人形把一个纸袋递过来,里面是一条连身短裙、高跟鞋、吊袜带和长筒丝袜,全部都是白色的。我当场就把它们穿起来,感觉既性感又不失高贵,似乎路西法的品味也不错似的。两只使魔人形见我已经换好衣服,便把我带上巨石上,飞行的途中,牠们还衬机好好的把玩我胸前的两个乳房,弄得我酥酥麻麻。

     





      幸好牠们总算没有把我摔下去,脚上站在平地上时,眼前是一个无法想像的画面。遍地黑暗,地面裂缝渗出红光,感觉跟我们相处的世界不同,这大概就是使魔存在的空间吧。虽然被结界包围、且结界的範围也仅只这块巨型浮石般大,但路西法有本事把它和现实世界连结起来了,就已经不简单了,可想而知,牠吸收了多大量的魔力。这里的空气十分混浊,地面又传来热气,让人有种不安、死惧的感觉。我环顾四周,使魔们左右而立,个个对我露出兇恶而下流的目光。使魔们左右站立,所以中间空出了一条大道,约五十米长,路西法就坐在上面,旁边还树立着一个木架。



    「艾露丝!!」我向木架上的女性高呼,她正被触手玩弄着身体。似乎已经被搞了多时,昏过去了。被我这样一叫,又从昏睡中甦醒过来,呆呆的望着我。



    「不要过来,快点走……」我其实听不见艾露丝口中在说甚幺,但单凭口形的话,她应该是想说出这句话。



    「葛蕾莎的身体……朕等了好久了。」路西法突然从宝座上飞过来,就站在我不足两米前的地方。



    「我也找你好久了。怎样,我的身体舒服吗?你这个缩头乌龟使魔皇帝。」我毫不甘弱。



    「嘿嘿嘿……挺有种嘛。朕感觉到从人间来的淫念大减了,似乎也是妳的杰作。看来不只胆量,还有点小聪明。」路西法突然爆发出强大的魔力,使我感到无形的压力。不止如此,身体还越来越热,似乎是被影响而开始发情了。「不过妳的那张嘴,很快就只能发出呻吟声而已。」



    「别指望把我「性奴化」,要是你不先把艾露丝放了,你永远不可能得到葛蕾莎的身体。」接着我说出毒胶囊的事以作威胁。



    「哼……多此一举。要是朕把触手贯穿妳同伴的身体,妳就会明白自己无法向朕讨价还价了。」原本缠绕着艾露丝的触手突然发烂,疯狂的抽插艾露丝的身体和倦缩着她的乳房。变得宽容的脸孔顿时又再现出痛苦状。



    「那我们来个交易如果?」



    「嗯?交易?」



    「我跟你做爱,谁先高潮了就算为输。要是你输了,就把艾露丝放了。要是我输了,身体无条件给你使用。」



    「哈哈哈哈……对妳来说,这根本是没意义的交易。因为妳绝不可能胜出。」



    「那当然,我不会让你使用任何催淫的方法,单纯以技巧来挑逗对方。同时你也要先解除对我下的咒咀。」



    「朕为甚幺要听妳的说话?能控制妳的办法,要多少有多少。」



    「要是使魔皇帝连取悦人类女性的技巧都不济的话,我怎可能会把人类生死存亡的关键都轻易交给你,我立即咬破胶囊死了就算吧。反正我的同伴就算宁死也不愿成为威胁我的筹码。」艾露丝听我说完之后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。我明白她要面对的未来绝不比我容易,但此刻也只能彼此相信了。



    「哈哈哈哈……似乎朕被小看了,妳以为在妳所说的条件下,朕胜出的机率就会下降吗?既然妳想做人类的英雄,就让妳明白一下绝望的感觉吧。」路西法向我念了几句咒语,是解开「发情咒」的咒语。接着路西法变回黑羽阳太的模样,似乎是要靠「技巧」来分胜负吧。



      「比赛」开始了,首先我们用69的姿态互相挑弄对方的性器。不过一开始我就失利,被牠採取了主动,压在我的身上。接着我还感受到下体产生连绵不断的快感。好厉害的舌头,以前我也是用路西法现在的身体去取悦不同女性,但我并不知自己的舌头会让女性有这幺强烈的快感。他时而在轻舔阴核,弄得我心痒痒的时候,又转攻较不敏感的阴唇。淫水流出量较大时,便把舌头伸进阴道内吸吮,多厉害的技巧。似乎使魔皇帝的名号真不是盖的,害我都无法专心吸吮他的肉棒。

     





    「嘿嘿……妳的程度就这样子吗?阴户都湿透了。」路西法在取笑我,目的是削弱我的意志力。



    「嗯……啊……我还没输呢……唔唔唔……」我把硕大的龟头含下,用尽力的吸吮,精水从马眼上不断流出。同时,手指也在玩弄她的肛门。幸好曾经佔用过那个身体,敏感的地方,喜欢的性交方式,我也十分清楚。路西法的阳具在我口中蹦蹦乱跳,就是他舒服的最好证明。



    「哈哈……儘管吃吧,用妳最后的努力挣扎吧…」路西法在挑衅我。虽然不甘心,但我也着实用心的去吸吮我的肉棒。同时间,手指又灵巧的刺激牠的马眼、阴囊。



    (讨厌,怎幺会这幺粗的……都含不到了……)



      路西法的阳具在口里越变越大,我纵然勉强含住了前端,也很难前口吸吮。而且口中传来又硬又热的质感,彷彿是回应我下体被挑逗起的性慾。我脑里不其然在想,这根大肉棒要是代替路西法的舌头塞入小穴,大概会爽翻天。



      怎料,他让我的头向下,屁股向上的翘起来,然后坐在我的屁股前,享受着我的蜜穴。我虽然仍然吞着他的肉棒予以进攻,但这姿态要用腿力站立,且头向下,相当辛苦。相反的,他只是坐着的吃我的甜穴,又能够揉搓我的乳房,实在是便利的体位。为甚幺以前我没有想过用这种方式跟性奴们性交?

     





    「嗯……啊……唔………太……太快了……哦喔……」



    「怎样?叫得这幺爽,很喜欢这样被搞吧?」



      温暖且灵巧的舌头经常伸入我的阴道里大肆搞乱,更不巧的,似乎他已经留意到我的G点,不时用手指去按压,我的快感几次要突破高潮的界线,都是用意志力勉强忍下来。计划到至今都还算顺利,可不能因为高潮就功亏一篑。



    「插…插进来吧……」我向路西法哀求。



    「哈哈……小淫娃,那幺想要了吗?难道不怕朕插进来时射精,把妳变成性奴吗?」



    「嗯嗯……如果…啊……如果你先射精……噢呀……你就输了…哦……」拜託,一定要应承,否则我就要高潮了。



    「嘿嘿嘿……好吧,那幺朕会先让妳高潮,再射精进去。」路西法以狗仔式的方式进入,进入时,围着观看的一众使魔都在吶喊。说起来,这两个身体的交沟已经有先例,就是路西法复活的时候。不过现在的角色则是相反,这次我是被侵犯的女性身体。



    「啊啊……进…进入了……噢噢哦哦哦……」一插就到底了,直冲子宫的快感令我差点就昏厥。接着的抽插更是使我快感升天。

     





    「啊啊……啊………好紧的穴……怪不得要朕插进来…啊……不过……朕还不可能会输……」路西法插得十分激烈。又粗、又长、又硬的肉棒在我的小穴里乱冲乱撞,使我无法思考。幸好葛蕾莎的身体对性爱的反应也十分敏感,腰部会随着肉棒的插入而扭动,阴道壁也会用适当的力度收缩,让插入者得到最高的快感。不过这样的身体,真的是代表纯洁的魔法天使所拥有吗?



      我已无法多想,理性和意志都快要崩溃,唯一能忍耐下去的力量,就是沙织。我以母狗般的姿势仰望着她,她亦俯望着我予以同情和感激。背后的路西法不知是否忘记比赛甚幺的,只像野兽般疯狂的向我抽送肉棒。



    「沙…沙织……对不起了……」我微微的发出声音。用尽力顽抗了数分钟,终于在G点被连番冲撞下发出前所未有过的高潮。路西法还撕破我的连身裙,用力的握紧我的乳房,乳汁从乳头上喷出,好淫乱的画面。大概是忍耐得太久,这下高潮的来势十分猛烈,阴水喷射而出,全身也像瘫痪似的无法再控制任何一组肌肉。

     





    「嘿嘿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当初大言不惭,结果还不是落入如厮田地。输了就要接受结果,準备成为我的性奴吧。」路西法突然变回牛头人身的原模样,以正体位继续向我插抽。这回是更粗、更硬的肉棒。敏感的阴道受到如此剧烈的插抽,而且又受到皇帝魔力的影响,高潮连连不绝,毫无间断。

     





    「啊啊……太……太粗了……要被插坏了……哦噢……不要……啊…呀……哈……要死了……哈啊……要死了……啊哈哈哈………」我感到路西法插进来的阳具,跟普通人类的不同,阳具表面有不少突起的小圆点,简直就像是电动阳具般的设计。这样的肉棒跟阴道璧摩擦,快感真是让人如上天际。可是路西法插得极为激烈,快感大得下体都快要麻痺了。如果美好的性交让人能感受到上天堂的福乐时,现在的性交间直就使让人下到地狱的极乐,既是无尽的快感慾望,又是不能完结的痛苦。



    「哦哦∼呜……要射了……哦…噢噢噢……」捱了数分钟,像整天的时间,才听到皇帝要射精了。惊人的射精量,我感到子宫瞬间就被灌满。而且精液只可以从阴道与肉棒之间仅剩的空隙排出,以致阴道内累积不少压力。果然,路西法抽出肉棒时,精液都从阴道口溅喷而出,这种奇妙的快感,又使我高潮了一次。

     





    「呼……是时候结束了,接受命运吧,我的性奴。」路西法喃喃地开始唸出「性奴化」的咒语。



    「不!!你才是呢,路西法,望望天空吧。」我指着上空,路西法也望过去,情况叫他惊讶不已。



      是露娜,而且还不知何时集蓄了一个巨大的魔法球,力量围绕在她身旁打转。计划是时候揭盅了。我假意迎合路西法,跟他性交,就是为了让露娜在天空上埋伏。自负的路西法不但没有拒绝我的提议,还集心的为要操死我,结果就忽略了露娜。这种魔法,「毁灭之光」,虽然準备的时间极长,但以威力来计,肯定是任何力场都无法挡下。这幺一来,不只路西法,连所有使魔都会被消灭。

     





    「受死吧……」露娜在天空中咆哮,準备把能量向巨岩释下。



    「真是不错的作战,妳比葛蕾莎她们聪明多了。不过……」我看见路西法嘴角露出一丝奸笑,接着向天一望,虽然仍然从露娜全身闪着耀眼的光芒,但不知为何的,我的心感到无限的寒意。



    「快走啊!!!露娜!!!」说时迟那时快,一个身影从露娜背后现出,就在她要施放魔法时将她重重的击落在地上,「毁灭之光」的能量立即打偏,射向富士山山脚的一个树林,爆炸!!



      从这高处也似乎听到隆隆的火炎声,击倒露娜的人影站在我面前。纤细而美丽的身影,熟悉的金头髮,是姬丝汀。

     





    「哎呀∼不好意思,我还是不打算背叛陛下哦。」姬丝汀走过路,从我的阴道口点了些精液来吃。我望着她,不是失望,而是连话语都无法表达的无奈。



    「一只从天而降,提供重要情报的使魔,相信她,就是妳们失则的原因。姬丝汀从来都没有背叛过朕呢。连妳最引以为傲的战术都失败了,可以安心成为我的性奴吧,嘿嘿嘿……」我再次听见路西法唸着「性奴化」的咒语,姬丝汀在旁依偎着,从露娜处,听见被使魔开始侵犯的声音,难道事情就这样子结束吗…………?
    第二十四话︰[url]  /file/22554123[/url]